美国区域性银行危机阴霾犹在

发布时间:2024-06-19 20:39:10 来源: sp20240619

  新华社纽约3月19日电 2023年3月爆发的美国区域性银行危机先后击倒硅谷银行、签名银行和第一共和银行,但这一危机在监管机构快速处置后很快归于沉寂。然而,在一年后的今天,美国又一家区域性银行纽约社区银行处于风暴之中,美国区域性银行危机反映出的高利率压力和商业地产困境仍未消除。

  总部位于纽约市曼哈顿岛以东约50公里希克斯维尔小镇的纽约社区银行今年1月底发布的业绩报告显示,该行在去年第四季度的信贷损失准备金从前一季度的6200万美元暴增至5.52亿美元,并决定大幅削减每股分红以补充资本金和改善资产负债表。

  市场的担忧使纽约社区银行随即陷入危机之中,该行股价从每股10美元上方很快跌至不足每股5美元,3月4日的收盘价更跌至每股2.73美元。

  截至去年底,纽约社区银行的资产规模为1141亿美元,贷款和存款规模分别为836亿美元和815亿美元。其资产规模远超一般的社区银行,已跨过1000亿美元门槛成为监管机构所划分的第四类银行。

2023年3月13日,客户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市硅谷银行总部外排队等候办理业务。新华社发(李建国 摄)

2023年3月13日,客户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市硅谷银行总部外排队等候办理业务。新华社发(李建国 摄)

  目前来看,纽约社区银行主要的麻烦在于其商业地产业务尤其是纽约市租金受控的公寓业务占比高,高利率带来账面损失,银行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存在漏洞,规模扩大后面临更严的监管要求。

  研究机构估计,租金受控的公寓相关贷款占纽约社区银行贷款总额的22%。政府控制租金上涨令相关投资价值显著缩水,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纽约市商业地产持续不景气则带来额外压力。

  2022年底,纽约社区银行完成对总部位于密歇根州的旗星银行的收购,后者是一家重要的住宅抵押贷款服务商。这虽是一次业务多元化的尝试,却使纽约社区银行业务更集中于房地产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纽约社区银行去年3月通过旗星银行从美国联邦储蓄保险公司收购了签名银行的部分资产。这一收购最终使纽约社区银行资产规模跨过1000亿美元的门槛,也带来投资上的损失。

  纽约社区银行表示,因签名银行发行的一笔2000万美元企业债,纽约社区银行在今年一季度就将提取等额的信贷损失准备金。

2月28日,顾客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福斯特城一家超市购物。新华社发(李建国 摄)

2月28日,顾客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福斯特城一家超市购物。新华社发(李建国 摄)

  纽约社区银行在2月底宣布推迟公布2023年度财务报告,并表示管理层发现银行贷款审批相关的内部控制存在“实质性弱点”。这进一步引起市场对该行在公司治理、监督和风险管理上的担忧。

  纽约社区银行一方面通过引入投资者,继续下调每股分红以及出售消费贷款和商业地产贷款筹集资金,另一方面对管理层进行大幅度调整,试图扭转危局。此外,该行还公布了股票合并计划以增加其对投资者的吸引力。

  在美国前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的主导下,多家私募基金6日宣布向纽约社区银行联合进行10.5亿美元的股权投资。姆努钦和美国前货币监理署署长约瑟夫·奥廷将在纽约社区银行担任要职。

  当市场传出纽约社区银行需要获得外部注资的消息后,其股价在3月6日一度出现47.2%的跌幅,盘中创下每股1.7美元的多年新低,该股交易一度暂停。注资确认的消息随后刺激纽约社区银行股价当日大幅反弹,收盘时上涨7.45%。

  在获得外部投资者注资后,市场对纽约社区银行的信心有所恢复。不过,纽约社区银行出售质量较好的消费贷款将削弱其整体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纽约商业地产恐面临长时间的不景气,房租受控公寓的利空短时间内难以改变,这一在美国排名第28位的银行能否摆脱危局仍需观察。

  在美国经济数据表现坚实和通胀粘性凸显的情况下,美联储可能需要等待更久才会启动降息,受困于高利率的房地产行业仍将对房地产业务占比较高的美国区域性银行构成经营压力。

  分析人士认为,即便美联储开始降息,也只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房地产行业的压力,但无法解决商业地产领域的结构性和趋势性利空。 

(责编:张泰运、姜洁)